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首页 > 科技人才 > 基层科技工作者
养殖塘里的“铿锵玫瑰”——记三门县农民技师朱香兰
信息来源:三门县科协  作者:陈瑶  点击数 发布时间: 2016-11-24

    朱香兰是浦坝港镇浦坝村一位普通的农村妇女,原本她有一个幸福的三口之家。然而,天有不测风云,2007年,她失去了年仅20岁的独生儿子;第二年丈夫又因病去世。短短两年间,两位至亲离开,朱香兰内心承受了撕心裂肺的痛。而坚强的她收起丧亲之痛,把所有精力和心血投入到养殖事业中,凭着一身的顽强和努力,用她的实际行动影响着浦坝港乃至整个三门养殖业的发展。

  初见朱香兰时,她正在养殖塘边捆扎着刚捕捞上来的青蟹。在塑料大桶里,一只只青蟹挥舞着大钳子,朱香兰却毫不畏惧,捆扎动作熟练而麻利。可是谁想到20年前,她还是个彻彻底底的养殖门外汉。

  1996年,朱香兰和丈夫带着在北京搞服装积攒下来的数十万元钱回到了家乡浦坝港搞养殖开发。自此,她天天住在养殖塘,手上起了老茧,皮肤也变得黝黑,但没过几年,她从一个对养殖一无所知的人,成长为一个对这行轻车熟路的女养殖人。

  1999年,三门县建起了百年一遇的标准塘坝。当年,朱香兰与丈夫扩大养殖规模,承包了200多亩养殖塘,一下子就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成为了当时小雄镇最大的养殖户。为了实现夫妻俩开发浦坝港的愿望,他们还申请注册了“浦坝港”商标。

  作为浦坝村为数不多的女党员,2005年朱香兰加入村支委,2006年当选为县人大代表。2007年,朱香兰与丈夫一起注册了县金屿水产养殖专业合作社。正当朱香兰养殖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当年8月,一直视为心头肉的独生子在杭州就学时,遭遇不测,丧子之痛还未完全褪去之时,第二年,丈夫又因病离世。养殖户朱香兰回忆说在最难最难的时候,想到周边党委政府,全社会各界人士、各部门领导都来安慰,鼓励,关心她觉得自己不能倒下,还有这份事业要做,还没做好,想来想去,慢慢慢慢挺过来

  经历了中年丧子之痛、丧夫之苦后,朱香兰排除万难,把所有心思和精力全部投入到刚成立的合作社中,改造不良海塘、学习科学养殖技术、推广配合饲料等等,朱香兰以常人难以想象的坚强,攻克了一个个技术难题,带领着周边养殖户发家致富。

  2008年,朱香兰以低价承包了600亩荒废的海塘,找来挖机,雇来小工,没日没夜地忙碌在这片荒废已久的海塘上,并随后将这片开垦出来的海塘以原价租给了社员。那几年,除了朱香兰,合作社里的社员都赚了不少。但是好景不长,传统的大排大灌养殖模式让养殖塘普遍出现了水质浑浊、水产品口感下降的情况。朱香兰马上跟海洋与渔业局的专家讨论,怎么把塘底的有机肥利用起来,专家告诉她说用酵母蛋白,酵母发酵过,还有乳酸菌,微生物制剂包括里面的,就可以把底部弄干净。然而当大家听闻要用菌类时,都不敢尝试,朱香兰却毫不犹豫,毅然在自家的25亩养殖塘里搞起了试验。实验第一年,朱香兰的25亩养殖塘大获成功,蛏子肉质变白不说,个头也大了不少。为了降低菌类的使用成本,第二年朱香兰开始自己培育菌类,经过反复尝试,成本由原先的5元一斤降低到了目前1元一斤,比传统用料还要节省。周边的下栏塘、红旗塘等地养殖户得知这一消息后,均来效仿求教,曾经的老塘如今又充满了活力。

  2016年,在朱香兰的带领下,金屿水产养殖合作社从原先的32户发展到了如今的142户,合作社养殖基地达1800多亩,年产值1600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