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首页 > 科技人才 > 基层科技工作者
建筑是寂寞的事,哪里需要就到哪里——记宁波市东方建筑设计院有限公司设计项目负责人谢鹰
信息来源:宁波市科协  作者:   点击数 发布时间: 2016-12-06

    从技术、管理到方案,关于建筑的一些岗位,谢鹰做了一个又一个。从业20年,他自诩“螺丝钉”,哪里需要就到哪里。

    与最初走出校园时不同,这个面露微笑的70后性子越来越平,心态平和。照他的话说,建筑是件寂寞的事,不能急躁。

在其位,体现价值感认同

    采访约在周五下午,对很多人来说,这是周末的轻松时刻,但谢鹰依旧忙碌不停,与前来的客户进行着方案的沟通和修改。

    看得出,他有些疲态。这种状态,已然维持两个月。他直言,有点累。

    “创作转型的思路一直在做。同等情况下,宁波各大设计院很难拿到一线房产方案设计的任务,今年有了一个特别好的机会,竞争到了碧桂园的两个项目。一个慈溪碧桂园,一个集士港碧桂园,真正做到了站在产业链上端,有了与其他外来优秀事务所合作的机会。”

    当然,这也是他近期忙碌的最为重要的案子。

    他说,除了看业主给不给机会,自身的努力也十分重要。从方案设计到方案深化,他和团队成员们经过无数次的探讨,无数个夜晚,一帮建筑行业的能人们加班加点地创作着方案。最终,经历2-3轮的PK后,他们的方案脱颖而出。

    提到方案胜出的最大优势,谢鹰说,就是创新。比如不同于目前流行的设计手法与设计外观。

    “关键看服务对象需要的是什么,自己能为其提供额外的创新又是什么。”

    当前,方案已进入最后的修改阶段,业主的考虑点和设计的出发点尚在磨合期。据了解,一般从方案创作到交接所需要的时间是2-3个月,也就是说,他和团队成员们还要辛苦一段时间。而后期所要做的服务,也是至关重要的。

    “既然坐在这个位置上,就要发挥自身的最大价值。”认同感,是他坚持和努力的重要肯定。

创作是走向产业链上端的转型路

    与宁波市东方建筑设计院有限公司的结缘,是在2010年。

    6年过去,谢鹰已在这儿管理着六七人的创作团队,有了更为全面的管理思路。

    “创作才是建筑产业链的上端,也是提升设计院竞争力的转型路。”他说,以前很多好的方案创作都是由上海、杭州等甚至境外设计事务所来做的事情,本地不少公司承接的只是方案深化与施工图的设计。这在一定程度上,抑制着发展空间和提升机会。

    在他看来,宁波城市发展经历了两个发展期,一个在90年代初,当初的发展规模远远超过杭州等其他城市。另一个则是近五六年的开发,包括南部商务区与东部新城的崛起。但近两年,这种发展高潮已进入末端,投资项目的数量减少,业内竞争力变高。

    “说得不好听一点,建筑设计业似乎在走向寒冬期,政府项目紧缩,房地产项目走高端精细化线路,令设计行业开始了残酷的优先劣汰。”他表示,越是在行业显得不景气的时候,转型愈发地紧迫。

    于是,这两年,他带领着团队开始走创作路线,往产业链高端走,另一方面,则努力拓展产业链下端的周边发展。毕竟,地域性设计院活得范围在半径,很难跳出城市圈,反而要接受更高城市进驻城市竞争。

    “在当前行情下业主,走到高端才有话语权。”说这话的时候他异常坚定。

爱好也为工作在提供素材

    除了重点项目外,其他项目,也在这个创作团队的工作表中。简单说来,留给谢鹰自己的私人时间并不多。

    “空了就要想到不断地自我能力提升。建筑设计是寂寞的事,也是痛苦的事,灵感不会源源不断,它需要一些积极主动的汲取与转化。”他说,偶尔有较长的时间空档,也是选择出去考察,或者继续学习新的设计手法等,内在提升无止境。

    就连个人爱好,也在为他的工作服务着。

    谢鹰喜欢摄影,最喜欢拍建筑及风光摄影。古镇、新的景点、其他城市的特色建筑,都被他纳入镜头中。之后,他会将所拍的建筑分门别类的储放在相对的文件夹,商业建筑、公共建筑、政府项目等,作为素材,来拓展创作思路。

    “最喜欢研究建筑的细节。”建筑设计让他感兴趣了20年,也坚持了20年。他说,建筑设计是寂寞的,也是痛苦的,但坚持,总是值得的。

    其实,人物也是他所擅长拍摄的。最多的人物主角,是他的孩子。孩子的一颦一笑,一动一静,都是他工作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