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首页 > 科技人才 > 基层科技工作者
吴景晖:打破了美日对超高纯钛的垄断
信息来源:余姚日报  点击数 发布时间: 2016-12-12

    走进吴景晖的办公室,桌子上放着的一小块“金属疙瘩”马上就吸引了记者的目光。

    “没错,这就是国产的海绵钛,它的纯度还远远达不到半导体行业的需求。而我们的工作,就是把它们提纯成为纯度更高的超高纯钛”,操着一口东北味普通话,吴景晖给对“超高纯钛”毫无概念的记者做起了“科普”培训,并拿出一个装着超高纯钛晶体的小瓶子给记者做比较。

    于是,我们的采访很自然地切入主题。

    求学就业 一帆风顺

    吴景晖祖籍江苏省昆山市。父母早年支援国家三线建设到了江西省景德镇市,因那里的生活条件太过艰苦,所以吴景晖出生后就一直随外婆、舅舅在南京生活,直到上小学才回到父母身边。1992年,高中毕业的吴景晖离开风景秀丽的江南“瓷都”景德镇,来到沈阳东北工学院(后改名东北大学)深造。大四时,同学们都在埋头准备考研,吴景晖因为成绩优异提前获得了硕博连读的保送资格。没有升学压力,也不需要找工作,利用那段时间,他专心学习英语,为自己未来的发展探寻更多机会。1999年,吴景晖获得美国匹兹堡大学提供的全额奖学金,在拿到硕士学位后,只身前往美国攻读博士学位。

    匹兹堡是美国传统钢铁工业中心城市,素有“钢铁之城”的美誉。占尽地利之宜,匹兹堡大学对于钢铁方面的学术研究在全美一直处于领先地位,而吴景晖在国内所学的专业正是与钢铁相关的材料学。2004年,他从该校毕业,获得材料科学与工程专业工学博士学位,随后顺利进入一家世界100强企业。直到回国,在美国生活、学习、工作的十多年间,始终没有离开过那座城市。 “和很多海外华人相比,我在国外的经历要简单得多,没有不断搬家的颠簸不定。在匹兹堡生活了那么久,对那座城市有很深厚的感情。”如今,匹兹堡更是吴景晖心头无法割舍的牵挂,因为他的妻儿仍然在那里生活,而他,为了产业报国梦能够早日实现,已经有2年多没有回去。

    回国创业 寻找“热土”

    2008年9月,时任一家世界100强企业的技术总工程师、直接负责一线生产技术管理的吴景晖辞职了。这一举动,令身边的同事、朋友深感意外,但这对于吴景晖本人来说,却不是一个贸然的决定。

    他受到的第一个“刺激”来自公司内部的一次询价会议。2005年,宁波江丰电子材料有限公司向吴景晖所在的公司发去邮件,询问超高纯钛原材料报价,公司经过讨论拒绝报价。超高纯钛是战略性材料,被广泛应用于超大规模集成电路制造、高端新型钛合金等产业,对航空航天、国防建设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长期以来,在技术封锁下,超高纯钛仅有美国和日本的3家公司能够生产,中国虽是海绵钛生产大国,但在以6%速率增长的全球高纯钛市场上,国内的高纯钛技术和产业却是一片空白,长期处于“国外购买原材料,国内做产品”的高精工业发展僵局,尤其是战略核心领域长期受制于人。

    “出于战略安全考虑”,美国人给出的这一理由,使吴景晖这个当时出席会议的惟一中国人感到十分震惊,也令多年来一直埋头钻研技术的他猛然警醒并开始思考,作为国际上金属钛提纯领域少数掌握核心技术的华人专家之一,自己的一技之长能为祖国做点什么?

    2007年,赴美8年的吴景晖首次回国探亲。时间虽短,但在国内的所见所闻,令吴景晖感受到家乡巨大的变化和浓厚的创业氛围。深受感染、也是受到第二次“刺激”的他意识到:是时候去实现自己的梦想了!

    2011年,吴景晖告别妻儿回到国内,开始了自己的逐梦行程。2012年初,他前往江苏省无锡市参加当地的“530创业计划”项目路演答辩,在得知项目获得批准后,吴景晖决定顺道南下拜访一下老朋友——宁波江丰电子材料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姚力军。

    谁也没想到,此次拜访,两个人一拍即合,就此结成了一段“良缘”。

    结缘余姚 修成“正果”

    姚力军和吴景晖曾经供职于同一家跨国公司。年长几岁且提前几年回国创业的姚力军见到吴景晖,分外热情。相同的抱负、一样的情怀,两个“海归”越聊越投机,姚力军亲口讲述的创业经历让吴景晖对余姚这块完全陌生的土地平添了许多好感,半个小时后,吴景晖就认定了余姚是他一直在寻找的、能够实现自己产业报国梦的那片热土。3个月后,他来到了余姚。

    余姚市上至党政领导,下至相关部门的同志,都用满满的诚意让吴景晖确信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从土地摘牌并付清土地款到开工建设,相关部门完成所有审批手续只用了25个工作日,跑出了全市工业项目建设的“最高速”!2012年年底,宁波创润新材料有限公司成为首批进入余姚市千人计划产业园的企业。

    来自地方政府的支持当然远不止这些。吴景晖至今清楚地记得,2013年年初,临山镇负责项目对接的同志告诉吴景晖,创润公司符合一个国家级的创新扶持资金的申报条件,建议申报。此时离该项资金申报截止时间只有一个星期。那时,创润厂房还未建设完成,大型设备的制造和安装都需要钱,可以想像,这笔资金对于还在启动阶段的创润是何等重要!经过沟通,市里有关职能部门决定全力配合支持,各个部门一起加速项目申报的审批。几天后,吴景晖带着连续熬夜赶出、还带着打印机温热的材料,接受了由相关部门专门请来的专家组的答辩审核。材料顺利通过,宁波创润新材料有限公司获得了第一笔国家项目支持——国家发改委重点产业振兴专项资金944万元。

    之后,创润公司相继获得余姚市优秀海归创业项目种子资金、宁波市2013“智团创业”项目支持、国家科技中小型企业技术创新基金以及浙江省领军型创业团队支持。“这些都充分证明了各级政府和部门对创业者的大力扶持,也坚定了我继续走下去的决心”,吴景晖说道。

    2014年6月30日,国内第一炉电子级低氧超高纯钛在宁波创润新材料有限公司下线,标志着我国能自主生产纯度高达99.999%的超高纯钛了!消息传出,引发媒体的高度关注,“这是我国有色金属深加工行业的特大利好消息”、“中国产出第一炉超高纯钛打破美日垄断”等字眼尤为醒目。不到24小时,国外同行的邮件纷至沓来。 彼时,作为“焦点人物”,无比自豪的吴景晖感到自己肩上的担子更重了。

    产业报国 梦想可期

    采访当天,记者走进宁波创润新材料有限公司车间,偌大的车间内,除了大型提纯设备,只有一个工人守在操作台前。吴景晖告诉记者,公司的生产过程是全自动的,工人只需要做好数据监测工作就行。这些大型核心设备都是由公司团队独立设计制造,拥有完全的自主知识产权,具有国际领先水平,公司目前已申报38项国家专利。“较之欧美,现在我们能够提纯等次更低的原材料,而且我们提纯的效率也比一般的国际水平要高。最重要的是,在品质上可完全替代进口高纯钛材,成本也大大降低。”在车间仓库,记者看到不同型号、大小各异的圆柱形钛锭。吴景晖介绍说,这些分别是为中国科学院强磁场科学中心、中国船舶重工七二五研究所、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宁波江丰电子材料股份有限公司等国内知名科研院所、高校、企业提供的,创润公司已与上述单位建立长期战略合作关系。同时,在医疗器械、体育休闲等民用市场,创润的产品也引起了强烈反响。

    “上山砍木头的,永远没有卖木头的挣钱,卖木头的也永远没有卖家具的挣钱。但是,如果没有木头,谁也挣不到钱,更谈不上发展。高端上游原材料产业,虽然投资大,利润薄,过程艰苦,但对国家的战略发展意义重大,必须要发展起来”,吴景晖用通俗的语言,给超高纯钛这个广泛应用于半导体、国防军工、航空航天等领域的战略性材料打了个形象的比喻。打破垄断,让中国人用上“中国制造”的超高纯钛,这才是吴景晖回国创业的真正目的,也是他的“产业报国梦”的核心内容。

    吴景晖,正在用踏实的脚步迎接越来越近的梦想。

 

吴景晖和超高纯钛

    吴景晖,宁波创润新材料有限公司总经理、国家第十一批“千人计划”特聘专家。1975年出生于江苏南京,1999年,在东北大学获得硕士学位后赴美国匹兹堡大学深造,2004年获得该校材料科学与工程专业工学博士学位,是国际上金属钛提纯领域少数掌握核心技术的华人专家之一。

    2012年,吴景晖回国创业。由他担任总经理的宁波创润新材料有限公司是余姚千人计划产业园首批入驻企业。2013年获得“余姚市优秀科技工作者”称号,2015年1月,获得余姚市十佳工业经济创业创新杰出人物奖,同年获得宁波市“十大风云甬商”称号。

    钛金属的初级产品是海绵钛。中国是钛矿储存大国和海绵钛的生产大国,每年产量逾10万吨,却不具备工业化生产超高纯钛的能力,长期存在“进口依赖症”,每年进口额高达数百亿元。

    超高纯钛在国际市场的价格高达每吨120万元,是海锦钛的20倍。超高纯钛是战略性材料,广泛应用于半导体、国防军工、航空航天等领域。此前,全世界只有美国和日本3家公司拥有生产能力,美、日政府一直严格限制对我国的出口。因此,钛材料的“纯度提升”之战,其实是一场决定国家战略安全、提升国家整体战略实力的关键之战。

    吴景晖领衔的这一项目顺利投产后,不仅将打破国际市场对我国超高纯钛的出口限制,拉低我国相关行业产品的成本,也将有效延伸我国的有色金属深加工产业链。以纯度99.8%的海绵钛为原材料,提纯至99.999%钛晶体,再通过真空电子束熔炼设备把钛晶体铸造成高纯度钛材,将成为衔接我国传统海绵钛产业与现代高端钛材、钛合金、先进半导体材料产业及航天、军工、医疗生物等行业原材料供应商的关键环节,填补了国内空白,为我国形成完整的有色金属深加工产业链提供起关键的技术支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