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首页 > 科技人才 > 基层科技工作者
爱上奇幻的光影——记象山县科技人才俱乐部副秘书长陆阿宝
信息来源:象山县科协  作者:陈燕敏 张伟海  点击数 发布时间: 2017-02-08

    今年39岁的陆阿宝,出生于象山县定塘镇一个小山村里。那里群山叠翠,峰峦起伏,泼墨似的色调中,蕴含着幽微和细腻、神奇与瑰丽,浮云般的牛羊,星星点点徜徉在碧草与野花丛中。家乡的美景、淳朴的民风,在陆阿宝孩提时的脑海中已深深留存。那时候的他喜爱画画,跑遍了家乡的山山水水,用画笔凝固了一个个美的瞬间。他想,这就是从小有艺术天分的他对美的事物表现出的一种热爱,也是他后来从事摄影的原动力。

    陆阿宝现在是一家企业的管理员,同时也担任着象山县摄影家协会秘书长、县科技人才俱乐部副秘书长。翻开他的人生履历,一个只读了五年零两个月的书,只玩了十年摄影,却玩出了别样的艺术人生:60多幅摄影作品获国家、省、市级大奖并在专业报刊上发表,作品《索面场》被中国邮政制作成邮票。他一步步地“拍”进了市、省、国家级摄影家协会。去年12月22日,由中国文联、中国摄影家协会联合主办的第六届全国农民摄影大展在中国摄影展览馆开幕,陆阿宝作为全国唯一的农民摄影家代表受邀出席开幕式,并在中国新农村影像十周年研讨会上作了《我的农民摄影和农村现状及文化》的演讲。

    由于家境原因,陆阿宝只上了五年零两个月的学就辍学了,18岁参军,几年后退伍回来,到处打工谋生。一次,厂里领导要拍产品广告照片,在人家都没多大兴趣的时候,他主动站出来接过活儿。初次接触照相机,试拍了几张,效果还不错,这让他兴趣大增。然而,有别于照相,摄影却是一个很深奥的技术问题,要讲究采光、视角、线条等要素。陆阿宝深知要练就一手娴熟的摄影技术也不是一时之事,要经过反复地练习,多照、多想。

    为了提升摄影技术,他向书本学习,向内行人请教,角度选取、画面布局、相机型号……有关摄影的点滴知识一点点渗透出来,越是了解得多,越让陆阿宝对摄影这门艺术感到着迷。“那段时间对摄影就如同跟着了魔似的。”半夜上山等着拍日出、大冬天上山拍雪景……有一年冬天下了雪,陆阿宝半夜就背着设备上了山,架好机器等了好几个小时,直到拍完日出与雪景,他想收机器走人,才发现自己的双脚已经被冰给冻住了。有一次,他和几个摄友一起相约到深山里拍日出。几个人背着沉重的摄影器材,气喘吁吁地往山顶爬去。深夜山上很冷,露水浸湿了陆阿宝的裤脚,风一吹,脚下就凉飕飕的,冷得让人打颤。山下是悬崖,陆阿宝爬得胆战心惊,只能更加牢牢地抱紧照相机,生怕脱落下去。山里的蚊虫仿佛受到了惊扰,一个劲地袭击他。爬了一个钟头的乱石路,终于到达山顶。而此时的陆阿宝手上脚上赤裸的部位都布满了山蚊叮咬的小包,疼痒难忍。功夫不负有心人,吃苦过后换来的是一幅幅震撼人心的好作品。

    2008年,陆阿宝加入县摄影家协会,一幅幅摄影作品在省市级比赛中多次获奖。2010年,他加入了省摄影家协会;2011年,加入中国摄影家协会,成为当时当地最年轻的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阿宝现在是象山摄影界的腕儿啦。”一些跟他认识多年的摄影家朋友这样笑着说。

    光影诠释家乡美

    人们常常用“摄影穷三代,单反毁一生”来调侃摄影是个烧钱的活儿。“在我们摄影圈内有句行话,好的镜头叫牛头,差点的镜头叫狗头。”陆阿宝说,目前,他只有两个摄影设备,一个是小数码,一个是单反相机,加起来价格也只有一万多元钱。

    “一幅好的摄影作品主要是靠相机背后的脑袋来决定的”。陆阿宝说,他的作品《索面》获过国家级金奖,就是用小数码相机拍出来的。陆阿宝认为,摄影需要去积累,去发现,去体验,有时候走在路上,看到某个场景,他会想象如手中有相机该如何去拍摄,会选择什么时间,什么主题去拍摄。

    陆阿宝喜欢人家叫他农民摄影家,因为他以一个农民最本真的情感为基点,根植于这块土壤之上,历经岁月的磨砺,使得他在摄影方面有了自己独特的视角与艺术想象力。这些年来,他把镜头锁定农村,影像记录“三农”,可以说是农村生活给予了他深厚的艺术底蕴。家门口的—群蚂蚁、—只飞蛾,都会成为陆阿宝镜头里的对象。镜头里,似乎隐藏着无与伦比的世界,吸引着他探寻、领略。日出、空气、田野、村落、余晖……这—切看起来平常的事物,却给陆阿宝带来了不平凡的体验。摄影作品《下工》,表现了农民集中劳作的场面,该作品获得“农民眼中的新农村”纪实摄影大展铜质收藏奖。随着社会的发展,农村有些行业逐渐在人们的视线里消失,陆阿宝用镜头留住了晒盐、赶小海、滩涂养殖等,也用镜头展现了新农村建设及农民文化生活,作品《争锋》表达了农民的文化生活,在全国农民摄影大展中获得优秀奖。近年来,陆阿宝以农村为题材的摄影作品获得省市级以上大奖共有50余幅,其中以《把丰收拉回家》《静物》《山村喜事》等为代表作。

    “快门喀嚓的一声响动,它便是一种心灵的艺术。我的拍摄充满情感,我每天都在用心体会苦难者、幸运者、奋斗者、成功者的内心世界,通过照片与别人一起分享人生快乐和分担时间的忧伤。”陆阿宝说。

    普及摄影知识

    普及摄影知识、传播摄影理念,让更多农民尽享摄影乐趣,是陆阿宝多年的夙愿。2011年,陆阿宝的摄影理念发生了改变,从单一的摄影转向普及摄影知识方向发展。他看到农业、农村、农民的变化虽然很大,但农民的精神文化生活却很枯燥。于是,他经常组织摄友下乡开展免费的摄影培训活动,没有场地、没有教育设施,陆阿宝就跟别人去借,或免费帮人家单位拍照片来换取场地搞活动。陆阿宝利用自己的摄影特长,每年都会去海岛、山区为老人们免费拍照。这期间,他认识了一个小女孩,她的父母因生病相继离去,跟着年迈的奶奶生活。陆阿宝就与她结对,经常前去慰问帮助她。

    搞摄影并未让陆阿宝赚到很多钱,但是摄影的爱好让他认识了更多的优秀人士,他以这些人为榜样,不断地努力提升自己。上远程教育、考职称,这期间陆阿宝读了很多书,也拥有了大学文凭和经济师、工程师、高级策划师等职称。陆阿宝一直认为,摄影对人的素质要求很高,与个人的文化底蕴、社会阅历、观察能力都是密不可分的。摄影艺术要真正深入生活,切忌走马观花,心浮气躁,浅尝辄止。只有这样,才能保持旺盛的创作活力。

    《台风来临》等作品都是他从危险中拍摄而来,但一旦成为了作品,让人看了则是美的享受。他的镜头下有《山水如歌》,雪白的瀑布犹如白云袅娜拂过;作品《那片海—滩影》表达了年轻人的处世态度和行事风格,采用自然界当中的元素来体现思想所予以呈现的含义,自然界中出现的潮起潮落的海水、寒冷坚固的沙子、灿烂的霞光夕照下的倒影、行云流水的中国写意水墨等,这些元素都展现了内心所感触的锋睿态度;《塘畔群鹭》,白鹭徜徉塘畔,或低头觅食,或欲展翅高飞,或到旁边树林里栖息树梢……在陆阿宝看来,摄影是脑力劳动加体力劳动相结合的一份辛苦活儿,有时候需要在危险环境中工作,风里来,雨里去。摄影也是一种体育锻炼,健康运动,是陶冶情操、自娱自乐、提高自我艺术欣赏水平的一种极好方式。陆阿宝一直坚信,所有坚韧不拔的努力迟早会取得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