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首页 > 科技人才 > 基层科技工作者
“治水剿劣”第一线战斗到生命的最后一刻——追记桐庐县瑶琳镇高级农艺师童有希
信息来源:桐庐县科协  作者:   点击数 发布时间: 2017-04-01

    童有希,男,桐庐县瑶琳镇科协秘书长、农办农科员、高级农艺师。27年的基层工作经历,他收获的不止是来自他人的尊重与敬仰,更展现了一线“治水先锋”的无私情怀……

    2017年3月29日下午,童有希倒下了,倒在了“治水剿劣”第一线,没有能与家人说一句道别的话,没有能交代同事明日事,留下的只有他办公桌上的工作计划表,留下的只有大家对他无限的思念与悲痛……

  27年来,童有希默默无闻地从事基层工作,没有轰轰烈烈的场面,没有大张旗鼓的宣扬,当他突然离别人世的时候,该镇16个行政村的负责人齐刷刷来到他家门前,铮铮铁骨的汉子个个都落下了痛惜的眼泪……



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我脖子很不舒服,你帮我捏捏。”这一句稀松平常的话,成了童有希和好搭档钟兴华最后的交谈。说完话后不久,童有希突然倒地休克。虽经急救,傍晚时分,噩耗传来,童有希突发心肌梗塞抢救无效,倒在了治水一线。

   “镇里开展治水工作,他每天的计划都排得满满的。”“早上打电话还约好晚上来我家坐坐,怎么人突然说没就没了呢?”“他太忙了,上午请假看病怕耽误工作,下午来加班到深夜。”……同事、农户、朋友、亲戚,都不愿相信童有希已经走了。

  就在童有希倒下之前,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忙,有多累,脑子里装着多少事儿,心底记挂着多少人。

  3月29日这一天,和往常一样,童有希早早来到单位,因为和姚村村党委书记张钧亮约好商讨温室甲鱼场的整治工作,晚上又要走村访户,只有早上有时间处理镇党委副书记杨振武交办的一则关于甲鱼场整治的效能投诉。内容是否属实,如何回复投诉,都需要他实地走访了解。只来得及和钟兴华在电话里打声招呼,便匆匆忙忙奔赴现场。

  “中午和他一起吃饭,他说效能投诉的事情已经核实清楚了,心里一块石头也放下了。”杨振武还记得,当天中午,他、童有希和另外三个镇干部在镇政府餐厅遇到,便凑在一起吃了午饭。饭桌上,大家都在讨论着村里换届选举挂标语横幅的事,童有希还提了句“风清气正抓换届”是不错的选择,可以参考着挂起来。“一顿饭、三个菜,还是老童刷卡买单的。”可杨振武怎么也想不到,这是童有希请大家最后的一顿饭。

  “老童,下午还得去村里,你忙得过来吗?”午饭后,镇农办主任钟兴华匆匆忙忙回到办公室,特意找他聊了聊下午去姚村村商讨整治工作的细节。

  当天下午2点39分,童有希草拟好了效能投诉件答复内容和文字材料,并用微信发给了杨振武“把关”,同时把工作去向牌移到“下村”。

  一路上,童有希和钟兴华说了找姚村村的原因。姚村村是温室甲鱼养殖场整治的“大头”,全镇32家养殖场,姚村村就占了23家,虽然大家都签了停养协议,但整治工作还存在许多未解的矛盾,需要进一步商洽。

  在村委办公室,童有希提议晚上和张钧亮一道去走访养殖户,和大家仔细谈谈。如此一来,既可以安抚养殖户的情绪,又能听听农户的内心想法。“养殖户对甲鱼停养的看法意见、后期哪几家要关停,哪些升级、哪些拆除,都要细致走一遍,方便后期针对性地提出产业转型思路,帮忙打开销路,切实减少养殖户的损失。”张钧亮回忆说,“老童讲,一天不够就连着跑几天,一定要把这块‘硬骨头’啃下来。”

  在村委讨论的近一个小时里,童有希突然朝着钟兴华说了前面的一句话,钟兴华忙侧过身子帮他捏了两把脖子,好让他舒服一些。可童有希还是觉得有些闷,说要出门透透气。

  “两分钟不到,只听到‘咚’的一声,我和张钧亮都吓傻了,老童就倒在我们面前。”于是,大家忙拨打120急救电话,叫来临近的瑶琳镇卫生院医生帮忙,赶忙将童有希送往县第二人民医院救治。然而,17时48分,噩耗传来,童有希抢救无效,永远倒下了。

  “他不爱抛头露面,唯独农户家跑得最勤。”钟兴华哽咽地说,二十多年的同事,一夕之间天涯永隔。“现在,老童突然走了,治水工作顿时少了个好帮手。”说完这句,一夜未眠的钟兴华陷入了无尽的悲伤中。

  悲痛欲绝的还有杨振武,他不断翻着手机上和童有希的微信聊天记录,他们常常白天在单位谈工作,晚上回家了在微信上继续谈工作。而童有希3月29日下午发给他的那条微信,他都还没来得及回复……回忆老童种种的好,这位军人出身的镇干部几度呜咽到说不出话来。

 

剿灭劣水,冲锋在前

   58岁的童有希,已经不再年轻,但最近“剿灭劣V类水”这场战役打响后,这位“老农办人”,又冲上了治水第一线。

  “本来老童都已经退二线了,可以不管事了。”杨振武说,“但他说自己有着27年的农村工作经验,和很多养殖户都熟悉,说话管用,就主动加入了工作组。”不仅如此,童有希还说:“你是团长,有什么命令,尽管吩咐,我来冲锋。”

  勇担当、有本领、肯实干,在很多人看来,童有希是名副其实的“铁人”。

  过去,漕源溪是瑶琳镇出了名的“臭水沟”。针对这里附近养殖企业乱排污水、村民乱倒垃圾,造成溪水受到污染这一情况,童有希迅速展开工作,在清理垃圾的同时,从源头抓起,对溪两岸的甲鱼、水禽养殖场采取各类有力措施。

  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白天上门劝导、巡查河道,晚上分析情况、制定计划。一年多时间,漕源溪两岸的洗衣房、(塑料)粒子厂、甲鱼场、畜禽养殖场相继关闭拆除。如今,昔日的“脏臭黑”摇身变成“透清亮”,溪水更是达到II类水质。

  铁打的人,也需要上上油,做做保养,然而童有希却常常为了工作,选择咬咬牙、忍一忍。29日早上,“弟子”袁恩惠见他精神状态不佳,便上前问候,并劝他回去休息休息。但他却说:“我还要去商量下甲鱼场的拆除工作,那些养殖户和我熟,我去好做工作。”

  30日上午,瑶琳生态水产养殖有限公司负责人徐永庆呆望着200余亩甲鱼场,不时掏出手机将“童有希去世”的消息一遍又一遍地看,无法相信这位老友突然间离开了。他说:“兄弟,你昨天上午还在这儿给我讲形势、说政策,帮我找点子、想出路,怎么下午就突然走了呢?”

  一辈子的缘分,二十年的交情。童有希与徐永庆同为东琳村人,1996年,徐永庆响应县里“养甲鱼带动农民致富”的号召,成立了水产养殖公司。从那时起,他与童有希这位高级农艺师建立了深厚的友情。从养殖场设计到设施设备引进,从甲鱼苗投放到长成捕捞销售,童有希参与着甲鱼养殖的方方面面,在他的帮助下,瑶琳生态水产养殖有限公司的甲鱼养殖蒸蒸日上,成为当地的龙头企业之一,年产值可达数千万元。

  产值千万元的产业,说停就停?听到童有希上门带来的消息后,徐永庆内心一片波澜。当晚的交谈一直持续至凌晨一点,天一亮后又来登门,徐永庆明白,自己的甲鱼场停养在所难免,他深信相识这么多年的童有希一定会为他着想,现在要他签停产协议,就是为他减少损失。因此,3月26日,他便签下了停养甲鱼协议,并开始着手甲鱼的处理工作。

  “他很担心我,怕我心里难过,做出一些冲动的事,我告诉他我没事,他却执意要来和我说说话。”徐永庆翻开手机,通讯栏里有一条3月29日下午童有希发来关于他人“甲鱼养殖停产投诉回复”的信息。

  对徐永庆来说,因甲鱼与童有希相遇,是他人生中的一件幸事,而令他没有料到的是,这位老友如今已经永远离开了自己。

 

情系“三农”,服务到家

    童有希生在瑶琳,长在瑶琳,工作也在瑶琳,正因为如此,他特别希望自己能够为家乡人民做些事。他作为镇科协秘书长、农办农科员、高级农艺师,带领并指导各村干部群众打造白茶、葡萄等特色产业,奔赴田间地头传经送宝……20多年来,不论在农口线上,还是在科协系统,他扶持种植户的事迹三天三夜都说不完,获得的荣誉一项又一项:2004至2009年连续6年被评为全县农业工作先进个人,2013、2014、2015连续三年被评为县科协系统先进工作者,2015年还被评为“全省农业系统先进个人”。

  该镇桐庐恒信农业开发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年,这几年品牌的名气越来越大,这与童有希的帮扶密不可分。在负责人喻韦国眼中,童有希亦师亦友。上级有惠农政策出台,他第一时间通知;茶园需要技术支持,他把专家请到田间地头,一起指导解决。前几天,在恒信茶园举办的瑶琳首届“瑶池白茶”文化节,也是童有希精心操办的,为的正是打响“瑶池白茶”的名气,丰富瑶琳旅游内容。

  喻韦国说了许多心里话:“童有希是我这辈子遇到的最好、最为我们考虑的干部……”平时,在种植户承包的田地里,也经常能看到童有希忙着现场指导的身影。高级农艺师,他是镇里唯一一个,农户都亲切地喊他“童师傅”,果园里、农田上遇到技术问题,大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

  位于皇甫村的千亩金花基地也是童有希的心血。镇里的老同事皇甫朝根是皇甫村人,前几天,他询问童有希今年怎么安排时,他自豪地回答:“做色彩农业。”

  在他办公室桌子上,还放着他亲自设计的色彩水稻图案。更让他期待的是,3月29日,色彩水稻的种子到了。当天中午,童有希联系了千亩金花基地负责人,帮着一起将水稻种子拎上车。千亩金花基地的发展料想一定会有声有色,而童有希永远都看不见了。

  因千亩金花项目,三年前,向毅与童有希相识,时常得到他给自己在油菜花种植方面的指导。“但凡有问题,只要向童老师反映,无论是不是他分管的工作,他都会帮忙协调解决。”说起童有希,向毅满怀感激。

  去年,向毅把千亩金花基地内抽水机时常被江水淹没造成损坏这一情况汇报给童有希后,童有希立即将他的手机号码帮助登记至分水江水利枢纽工程管理局的相关系统里。至此,每次放水发电,都会有信息通知到向毅的手机上,让他有足够时间将抽水机吊离水面。

  农业工作做得精,驻村联村工作也走在前面。2008年9月,童有希被派往皇甫村兼任该村党委书记,主持全面工作。“刚开始,村里没有人服他,村干部每天跟他对着干。”皇甫村党委副书记熊勇军回忆道。没想到一个月后,他们成了亲密无间的战友,是童有希的真诚、耿直感动了他。

  童有希到村里办的第一件事是建造文化礼堂,丰富村民业余生活,开展科普宣传活动。在选址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大麻烦。选中的村中心位置,还有农户的危旧房不愿意搬,是童有希一趟趟上门做思想工作,才化解了农户心头的怨愤。

  在村里,两年多时间里,每做一项事,童有希都要去现场。2009年,雨水多,有一天晚上10点多了,熊勇军接到童有希的电话。睡得迷迷糊糊中,只听见童有希说要去检查山塘水库,他担心水库满坝崩塌。

  “那时候没有路,都是爬上去的,打着手电筒去看,走一圈要两个多小时。”熊勇军说,他们连夜清理防洪堤,也幸亏做得及时,不然第二天就可能满坝,水直接漫到农田甚至农户家中,后果不堪设想。

  两年来,童有希做的都是实事、好事,村民看在眼里、感激在心里。童有希也带动整个班子转变思路,一心想着村里的发展。

  就在前几天,熊勇军还咨询了发展意见,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童有希。他想在村里成立合作社,将土地开发利用,或者招商引资。童有希听了一个劲地说好,并主动承担了资料准备、招商等额外的活。“如果他还在,以后对村里农业发展的帮助肯定很大。”说着说着,熊勇军有些哽咽了。

  结束皇甫村任职后,2011年,童有希成了后浦村驻村干部。这当中,他帮助该村发展壮大菜竹专业合作社,成功创建省级菜竹示范基地。2016年,该村实现菜竹收入600多万元,有效提高了村民收入。

  “我叫他‘童叔’,他在我的心里就是我的亲人。”桐庐弘武食品有限公司的负责人王明芳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眼泪一直在眼眶内打转。王明芳作为钟山人,她把企业落户在了瑶琳镇,是因为“童叔”给了她更多帮助。

  她的企业在瑶琳镇已经发展了八年时间,这数年当中,只要王明芳遇到难题,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童有希,第一个电话也会打给童有希。“我的心就像被一块大石头堵住了一般,我的叔走了。”性格内向的王明芳说,童有希的突然离开,让很多与他有过接触的人都感到难以置信,更心痛不已。



童有希生前用过的工作笔记和《走亲手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