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首页 > 科技人才 > 基层科技工作者
让动物“死而复生”的魔法师——记台州市秀岭野生动植物发展有限公司负责人王卫国
信息来源:黄岩区科协  作者:周丹艳 王燕  点击数 发布时间: 2017-04-10

    有这么一个特殊人群,他们有着对死去生灵的敬畏,又有着让动物“复活”的魔法,经过他们的手,动物的“一颦一笑”得到保留,这就是动物标本制作人。
标本制作人对许多人来说还是一个新鲜名词。在院桥镇洋岙村就有这么一位动物标本制作人,他叫王卫国,也是这项技艺的传承人,他在小时候便与动物标本制作结下了不解之缘。经他的神奇之手触碰过的动物,再无生老病死之忧,仿佛获得永生一般。

他和他的“动物世界”
  刚走进秀岭野生动植物发展有限公司综合楼,走廊里摆放着各种动物标本,一对正在嬉戏的熊,一只长颈鹿、一只斑马、一头金毛扭角羚……而在另一边,看似普通的一条过道,猛一抬头,才发现另有玄机,天花板和白墙之间攀爬着几只可爱的黑叶猴、梧鼠。
  走进动物标本陈列室,满屋子的标本令人目不暇接。一只倚枝而立的孔雀,眼神中略带几分犀利,身姿挺拔,长尾触地,华丽而又高贵。在孔雀边上有几只飞鸟,或腾飞,或静静张望。除了这些,陈列室里还有华南虎、黑熊、狮子、北极熊、黑熊、朱鹮……虽然都是动物标本,但此情此景让人忍不住惊叹:“好一个动物世界!”
  除了珍禽异兽,还有平时常见的一些小动物。王卫国告诉我们,几十年前,他的父亲常常上山打猎,比如野猪、兔子、松鼠……“那时候捕得多了,皮毛怎么办呢?就那么扔掉,总觉得可惜。”王卫国说。于是,他的父亲萌生了制作动物标本的念头,动物标本制作起来之后,便将它们拿到供销社去卖,生意不错,就这样,一做就是好几十年。
“我父亲制作标本的时候没有老师的,我稍微好一些,至少能跟着他学。”王卫国说。随着时代的发展,原先的标本制作越来越不符合现代人的审美观,为了做出逼真的动物标本,他可谓下足了功夫,外出学习、上网查资料……尽可能多地了解动物的特征、习性等,还原它们活着时候的那份真实感。

用手艺让动物“重生”
  一间陈旧的小平房,里面堆放着大块的泡沫、一张长条形的桌子、边上摆放着几只未完成的动物标本,四周的墙壁上安装着一排简易的柜子,在角落摆放着一张简易的桌柜,走近细看,大大小小电钻、木头等玩意儿散落。王卫国从柜子中拿出一个工具箱,里面的工具是一整套牙科医生的手术刀,很难想象这些工具和赋予动物“第二次生命”这样光荣的工作联系起来。
  在小平房的另一侧,摆放着一只正在塑形的金钱豹。王卫国指着模型说,制作标本最难的还是要数塑形环节,也就是用特制的刀具切割塑造出动物原来的肌肉线条和外形。“切割的每一刀都要稳,如果切多了,那又得补回去。大致的形状出来后,要慢慢地调整比例、打磨细节,使动物标本的每块肌肉线条动感十足。”王卫国说。
  据了解,动物标本制作需要剥皮、脱脂、消毒、熟皮、做塑形确定姿势、整形固定等诸多繁琐的工序,是一项复杂而精微的工艺,每一步都马虎不得,而标本制作对形体、神态上的要求高,这就要求标本制作人除了有过硬的技术之外还要有敏锐地观察力。
  “大家去动物园一般都会看老虎、狮子这些动物,而我去看要研究它们的前肢跟后肢的比例是多少,头跟整个身体的比例又是多少?这就是所谓的职业病吧!”王卫国戏言。
  剥皮、制作假体、完成制作……王卫国向我们讲述他制作的第一件得意之作——一只华南虎。“当时,从湖北的一个动物园买来一张华南虎的虎皮,想着第一次做老虎,皮毛又如此珍贵,一定要把它做得生动些、形象些。”王卫国回忆道,然而,虎皮经过处理,平铺开来犹如一张白纸,怎么把它做成立体的老虎呢?这可把王卫国难住了,于是,他找来做3D打印的人,准备利用这项技术还原出老虎生前的样子,由于费用实在太高最终放弃了。“最后,在网上找了不少照片,仔细琢磨老虎的动作、神态、眼神,在泡沫上塑造出它的身体,慢慢地打磨成它的样子。”王卫国说,经过一个多月,经过他手制成的老虎,开始了另一段崭新的“生命”。
笔者了解到,“半路出家”的王卫国从学校毕业后,选择了一份和标本制作毫不相干的工作。从三十岁开始,他才慢慢接手标本制作,这一干就是八年,其中的艰辛不言而喻。

宣传保护动物“大使”
  陈列室里的标本有天上飞的、地上爬的、水里游的,个个栩栩如生。据悉,在他的陈列室里各类野生动物标本近两万件。
  多年来,王卫国继承父亲的衣钵继续当着宣传“大使”,每年4月份陆生野生动物宣传月和爱鸟周期间,他总是开车拉出自己制作的标本,配合科协、林业、教育等部门开展宣传活动。
  在他的公司门口,你会发现,这里挂了很多牌子:全国科普教育基地、台州市中小学生野生动物教育基地、台州市陆生野生动物救护中心……
  从公司正大门往里走便是野生动物救护中心,在救护中心,你不难看到这样的景象:孔雀在草地上闲庭散步;斑鸠们在角落里轻声细语地“交谈”;鸳鸯和绿头鸭中池塘里戏水……其中也有一些可怜的小动物,例如,一只瞎了右眼的猫头鹰。
  据了解,野生动物救护中心收容了不少受伤、病弱、饥饿、受困的野生动物,并在它们康复后放归大自然。救护中心为每只动物建立专门的档案,从开始救治到康复放生,整个过程都逐一记录。救护中心里有专门的兽医,如果有野生动物收治进来,先由专门的兽医进行抢救,日常的观察和医疗工作则由王卫国及其家人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