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人才 > 基层人才

用一双科技慧眼撼动国际权威——记宁波市“国门卫士”陈先锋

来源:宁波市科协    发布时间: 2017-09-26     点击数:



肥沃的创新创业土壤,有利于集聚创业创新人才。近年来,作为宁波市科技工作者的“娘家人”,宁波市科协千方百计厚植创新沃土,优化人才生态,使得一大批科技工作者在科技创新和经济建设的主战场上大展拳脚、大放异彩。

以新技术为利器对外来有害生物频频亮剑,这是从事植物检疫科研工作20年的“国门卫士”陈先锋最得心应手的事。“其实我的工作很简单,主要就是针对外来有害生物,解决检测难、鉴定难、检疫处理难的‘三难’问题,使有害生物检得出、检得准、检得快、除得净。”陈先锋说。

在20年的工作中,陈先锋带领团队截获有害生物235种4727批次,其中12种为全国首次截获,还截获了世界新纪录种——马铃薯黑胫病菌。在这些案例中,让陈先锋难以忘怀的是截获罗汉松病菌的过程。

宁波梅山口岸是全国第二个、华东地区唯一一个进口罗汉松的特定口岸。自获批以来,梅山口岸罗汉松进口业务呈现高速增长态势。截至去年年底,宁波梅山口岸已累计进口罗汉松16640多株。

业务量越大,检疫难度也越高。“该病菌在病组织或土壤中可存活数年,会造成植物根部腐烂、枝干萎蔫和畸形,传播快,难根治,一旦进入国内,就有可能造成毁灭性灾害!”陈先锋回忆说。

2013年,宁波检验检疫局在进口的日本罗汉松植株上截获可可花瘿病菌,经中国检科院专家复核,确认为我国首次截获该病菌。

“你永远不会知道在下一个货箱里会遇到什么,因此检疫技术和水平的提高是准确检验、加速通关最有力的保障。”陈先锋告诉笔者,如今,他们已拥有一系列准确、快速、灵敏的有害生物检测方法和安全、高效、低成本的检疫处理技术,研究成果已在全国70多个口岸应用。此外,在提升口岸服务水平方面,宁波口岸植物产品检测周期从30天缩减为5天至7天,罗汉松的隔离周期从6个月缩减到3个月。

在陈先锋的实验室里,存放着上万张病害玻片、数亿个病原孢子。“这些是我们积累的财富。”陈先锋说。

他告诉笔者,过去,国际上不重视木质包装检疫。1982年松材线虫从日本传入南京,后来逐渐扩散到浙江、安徽、山东等10多个省,被其侵害的植物面积6万多公顷,累计造成损失上千亿元,投入防治资金超百亿元。

2003年,当又有一批木质包装要入境,陈先锋对此提出异议。他远赴韩国,上山砍木取材,与专家团队在当地做了一个月的实验,结果发现了松材线虫。按国际标准,实验团队对木质包装作溴甲烷熏蒸处理,松材线虫被杀死。“给我们一个星期的时间,再下定论。”陈先锋对这顽固的松材线虫持谨慎态度。一周后,更多的松材线虫“就地复活”。原来,虫卵并未被杀死。经反复试验,陈先锋调整了检疫处理方案。

正是这次“微调”,陈先锋的检疫处理方案被国际植保公约组织采纳。据此修改了国际标准No.15《国际贸易中木质包装材料控制准则》,确保100%杀灭松材线虫。目前,该标准已被世界上多数国家采用。

此外,陈先锋还曾通过研究检疫处理技术,打破了国外技术壁垒,使宁波红枫突破重围而重返欧盟市场。

现在,陈先锋和近30人的团队正致力于出入境主要农产品快速检测关键技术研究,这个研究项目将持续至202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