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首页 > 基层组织 > 企业
院士助力 凤鸣九州——新凤鸣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院士专家工作站纪实
信息来源:嘉兴市科协  作者:薛佳红 闻泉新  点击数 发布时间: 2017-03-14

    尽管已到午饭时间,但桐乡洲泉新凤鸣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厂区内的卡车依然忙碌不停。午间阳光明媚,透过仓库的窗户,里面满满的都是一卷卷打包整齐的长丝。公司工程师崔利笑着说:“都是有主的货,只等客户来提。”

    企业现在的情景来之不易。在过去的三四年间,化纤行业经历了一场前所未有的洗牌,许多曾经的行业龙头企业轰然倒闭,曾经并不十分显眼的新凤鸣集团脱颖而出,整体产能规模持续扩大,至去年底已达270万吨,企业经济效益亦十分可观。

    行业大滑坡的背景下,新凤鸣集团为何能逆势上扬?

    发展战略的正确定位、生产技术的持续革新、高端人才的聚力合作……原因是多方面的,但在新凤鸣集团副总裁、技术中心主任赵春财看来,企业院士专家工作站建设为新凤鸣集团振翅翱翔注入了强大的科技动力。

    十字路口的抉择

    在新凤鸣集团的“十三五”规划中,PTA项目重新提上议程。该项目进程已推迟了近7年的时间。

    2010年,成立十周年的新凤鸣集团,凭借一股子闯劲,已从起初不起眼的一个小厂,成长为全球第四大涤纶长丝专业制造企业,整体产能突破了百万吨。那一年,上到董事长庄奎龙,下到车间里的普通工人,无不意气风发,想着要撸起袖子大干一场。

    然而,企业未来的路究竟该往哪个方向走?投资PTA项目,向化纤行业的上游进军?扩大融资,进行集团的多元化经营?抑或是集中精力,继续做好长丝的专业化制造?新凤鸣集团走到发展的十字路口,领导团队一时也拿不准主意。

    赵春财2002年加入新凤鸣集团,对那一年企业发展之路的争论,记忆犹新。

    “2010年前后,国内化纤企业出现一股潮流:整体产能发展到20万吨的时候,就会往行业下游走,或是借这个平台融资,进行多元化经营;整体产能发展到50万吨的时候,就往上游走,比如投资PTA项目……当时新凤鸣集团的整体产能已经突破百万吨,企业里对于PTA项目的呼声非常高。”

    十字路口的抉择,新凤鸣集团十分慎重。

    为此,公司请来了大学里的教授,去拜访行业里的专家,东华大学教授建议董事长庄奎龙可听听化纤工程设计与技术管理专家蒋士成的意见。

    此前,庄奎龙与蒋士成有过数面之缘。事实上,2010年之前新凤鸣集团的蓬勃发展,与蒋士成亦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

    早期的化纤行业主要有两种工艺路线——切片纺和熔体直纺。2000年之前,熔体直纺的技术被国外垄断,设备价格让很多民营企业望尘莫及,而切片纺尽管能耗高、生产效率低、品质不稳定,可投资小、门槛低,是国内大多数化纤企业的选择,创业初期的新凤鸣集团也是如此。

    “2000年左右,蒋院士当时也建议我们上熔体直纺,受限于资金实力,新凤鸣集团最终上了切片纺的设备。”赵春财说,蒋士成开发的具有自主知识产权国产化大容量聚酯技术取得成功后,打破国外的技术垄断,熔体直纺设备价格大幅下降,这才让像新凤鸣集团这样的民营企业获得进入该行业的机会。

    2002年,新凤鸣集团上马了第一套熔体直纺设备。随着熔体直纺设备陆续上马,新凤鸣集团朝着一个专业化纤方向狂奔,快速发展,直到2010年。

    2010年,为谋企业发展大计,庄奎龙专赴杭州,找到正出席化纤行业会议的蒋士成院士,提出自己的困惑。

    “PTA项目可以上,有很多优势,包括原料品质稳定、运输承办降低等,但同样存在许多问题,如投入大、纯化工项目化纤行业接触不多实施起来有难度、未来几年随着该项目的风行势必带来产能过剩等。”蒋士成十分坦诚,建议庄奎龙仍先集中精力进行长丝专业化制造,在低能耗、智能化方面多下功夫,PTA项目可择取适当时机再上,不要盲目跟风。

    蒋士成院士的意见,与行业内许多专家不谋而合,这让公司领导团队最终下定决心——集中人力、财力、物力,一心一意做主业,专做长丝。

    事实证明,新凤鸣集团这一选择的正确,避免了在PTA产能过剩背景下介入,令新凤鸣集团在近几年行业形势大幅滑坡的情况下实现了良性发展。

    也是在那一次,公司正式向蒋士成院士发出邀请。

    “中国化纤在2000年以后,尤其是加入WTO之后,随着市场需求的拉动、科学技术的进步,发展非常快,很多民营企业抓住了机遇,占领了国内很大的市场,很有发展潜力。新凤鸣集团虽然起步较晚,但发展很不错,可算是后起之秀。”第一次走进新凤鸣集团的印象,蒋士成院士至今记忆犹新。“当时,企业规模已经发展起来,但整体发展思路还不是很明晰,科技创新方面也比较薄弱,拿过的最高奖项只有浙江省科技进步三等奖。他们在那之前就找我咨询过,很想要抓紧发展,也希望能成立院士专家工作站,有一个长期的指导与合作。其实作为院士,我本身就有责任对整个行业的发展提出一些意见和指导,我也希望民营企业能够更好地发展,而新凤鸣集团在这方面十分迫切,也很有决心,所以就有了后来的合作。”

    2011年3月,新凤鸣集团院士专家工作站正式成立,蒋士成如期进驻。

    乘风破浪的革新

    赵春财办公室的柜子里,锁了满满一柜子获奖证书。国家级的、省部级的,应有尽有。一张张荣誉证书背后,正是新凤鸣集团乘风破浪的技术革新。

    走进偌大的长丝包装车间,工人寥寥几个,取而代之的是一台台无人小车,规律地落筒、换芯、运输。崔利不无自豪地说:“当下,在国内其他化纤企业,恐怕还看不到这么先进的智能化设备。”

    智能化,低碳化,品种多样化,是蒋士成入驻新凤鸣集团院士专家工作站后给企业提出的三个发展大方向。2011年以后,新凤鸣集团每年都要投入几千万甚至上亿元,更新改造设备,推动企业向现代化转型,效果十分显著。

    下决心做好长丝制造主业之后,新凤鸣集团便针对蒋士成提出的三个大方向分别制定具体目标,其中智能化目标是一个人一天生产1吨。2016年,新凤鸣集团人均年产量是356吨,与2011年171吨相比,实现翻番,并基本达成5年前定下的智能化目标。如果没有推动智能化的发展,那么产量翻番的同时,人工也将增加一倍,按照当前新凤鸣集团7000名员工、人均6万元的年收入计算,集团仅工资一项便将多支出近4亿元。

    “院士专家工作站成立之前,我们一直在埋头干活,外面的世界怎么样真的不太知道。他给我们打开了一扇窗户,知道应该往哪个方向去努力。”这是赵春财最大的感触。

    蒋士成为企业理清并明确发展方向后,带着企业的技术团队,开始了一轮又一轮的技术攻坚,一点点扫清了新凤鸣集团从传统企业向现代化企业转型道路上的障碍。

    高能耗是化纤行业的软肋之一。聚酯长丝生产能耗相当高,2010年前,新凤鸣集团每产1吨长丝,煤耗150公斤。公司生产技术团队虽然知道耗能最大的是聚合环节,但尝试多种手段,仍未能明显降低。蒋士成入驻后,带领企业技术骨干,进行工艺革新和设备改造,采用酯化加压、在线反应器、CPEG精馏及余热深度利用技术,减少聚合过程中产生的蒸汽量,并进行能量的综合回收利用,最终补齐聚酯节能技术的短板,为企业创造了极大效益。

    “去年,生产1吨长丝,煤耗已下降到110公斤,按当前年产270万吨计算,全年可降低费用近1亿元。”赵春财说,对企业而言,这是最直接的效益,对社会而言,是实实在在的减排,他们也坚信蒋士成所说的——坚持不懈做低碳化,企业将很有潜力可挖。

    在新凤鸣集团厂区一个大型密封罐装置前,崔利停下脚步,“这是蒋院士推荐,公司最新投入使用的乙醛回收装置,可提取废水中的工业乙醛,外销给客户使用,真正实现废物利用。”

    聚酯工业生产过程中,每吨聚酯可产生约185公斤废水,其中含有乙醛、2-甲基-1、乙二醇等大量有机物,导致废水中COD(编注:化学需氧量,衡量水中有机物质含量多少的指标,COD越高,说明水体受有机物的污染越严重)很高。蒋士成是鉴定乙醛回收技术的专家之一,他确认这项技术成熟后,便建议新凤鸣集团投入设备,尽快使用。

    新凤鸣集团很快上马乙醛回收项目。在蒋士成的帮助下,公司技术团队进行相关技术改造,从废水中提取了乙醛和乙二醇,后者的收益正好可以抵消整套设备的运营成本,前者一年可为企业新增3000万元利润。

    一个是学界泰斗,为国内聚酯行业的发展做出过突出贡献;一个是行业新星,崭露头角却面临发展困惑,两者相遇,因为共同的价值理念与追求,一路披荆斩棘,攻坚克难,令传统的化纤企业摆脱发展的痛点,如愿走上现代化企业的道路。

    智慧人心的蓄变

    加入新凤鸣集团三年,余宗哲已从初出茅庐的硕士研究生,成长为企业年轻的技术骨干之一。谈及未来的职业规划,他思路清晰——跟着院士专家工作站的前辈,利用公司平台的优势,提升技术能力,早日独当一面。

    在当前新凤鸣集团院士专家工作站188名的人员中,像余宗哲这样高学历的技术人才占很大比例。建站前,企业技术中心人员学历水平普遍较低,没有硕士、博士,更没有教授,级别最高的仅仅是个副高。

    “技术人才的培养对企业发展非常关键,当时新凤鸣集团这方面比较欠缺,他们也认识到这个问题。”蒋士成说,他没有自己的科研团队,所以为工作站引进了高校的科研团队,一起推动企业的技术创新。

    针对企业致力于长丝制造发展战略,蒋士成建议:“想在长丝生产上获得更高的效益,需不断加强品种研发,探索柔性化技术。”然而,蒋士成并不擅长柔性化技术。

    “化纤行业产品都是标准产品,万一市场不好,库存就会积压,工厂不间断生产,就得降价去库存,企业就处于被动位置。柔性化,通过添加功能性母粒,灵活生产出不同客户需要的特殊品种,比如有颜色的、抗菌的等等。”赵春财解释说,熔体直纺产能大、能耗低、质量稳定,但品种单一,缺少切片纺的灵活性,如果能够突破柔性化技术,相当于集两种工艺优势为一体,势必改变化纤行业的生态。

    原理简单,技术攻坚却很艰难。如何在高温高压熔体中把功能性母粒熔融加进去并混合均匀,是关键性技术难题。早在2009年,新凤鸣集团的技术团队已开始研究和探索,但一直没有成功。“蒋院士为我们引荐了这方面的顶级专家——瞿金平院士。”赵春财说,在瞿金平的帮助下,2012年,新凤鸣集团成功破解熔体直纺在线添加高温、高压下母粒混合均匀性以及母粒易沉淀堵塞管道难题。当年底,该成果被评为中国纺织科技进步一等奖,次年被评为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2015年该项目装置实现销售收入60亿元,年节约能耗约2.5万吨标煤,实现利润1.85亿元。

    自建立院士专家工作站以来,以智引智破解企业技术难题的案例,举不胜举。通过蒋士成牵线搭桥,新凤鸣成功聘请东华大学、浙江理工大学、嘉兴学院等高校的教授团队,国外英威达专家Jeff等专家技术团队,以及苏州大学的教授、浙江纺织服装有限公司的研究员等高层次人才,极大地充实了企业的技术力量,吸引了很多有志于化纤行业的高学历人才。

    高端人才的集聚,智慧人心的蓄变,令新凤鸣集团在短短5年里,一跃成为行业翘楚。

    2016年,新凤鸣集团主持的《聚酯、聚酰胺纤维柔性化高效制备技术》作为行业内唯一一个企业牵头组织的项目被列入“十三五”国家重点研发计划。这是在破解熔体直纺在线添加高温、高压下母粒混合均匀性以及母粒易沉淀堵塞管道难题之后,进一步破解聚酯、聚酰胺纤维行业柔性化制造共性难题,引领行业向订制化方向发展的项目。“国家级的项目,含金量很高,行业内总共只有6个,其余5个都是学校牵头的,我们能拿到十分不容易。”赵春财如此感叹。

    “柔性化技术攻关之后,企业设备已经陆续改造,下阶段会研发柔性的另一项关键技术——新产品配方。”赵春财说,今年集团投了上亿资金,建设更先进的研发平台,开展前端研发。“我们的目的很清楚,就是希望可以把研发平台搭建好,然后吸引更多人才入驻。”

    在新凤鸣集团经历的技术革新中,人才对企业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而院士专家工作站在吸引人才、培养人才、留住人才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受此启发,新凤鸣集团进一步成立企业研究院,而且在去年被评为省级重点企业研究院,成为全省行业内最高级别研发机构。据透露,今年新凤鸣集团还计划设立博士工作站,引进更多的高端智力,助力企业的创新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