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首页 > 学会工作 > 软科学研究
三十年的决策咨询探索——读项浙学新著《决策咨询研究》
信息来源:省技术经济和管理现代化研究会  作者:王光明  点击数 发布时间: 2013-06-04

我手里捧着的是一本墨香飘溢,厚实沉重的书。

这是一本高层次战略研究和决策咨询少有的著作,它饱涵着先行者科学决策的创新思维、有效方法和程序优化思想。

这是一卷涉及领域较广,时间跨度很大的多编文集,它真实地记录了探索者自改革开放以来探赜索隐,钩深致远的艰辛路途和三十年的勤奋结晶。

这也是一部折射人生价值的感人史书,它字里行间浸透着奋斗者的汗水和智睿,以及对人生价值的执著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体现。 

这部论著的作者项浙学教授是我省著名的软科学专家,他曾连续担任三届的浙江省科协副主席和浙江省科技促进外向型经济研究会理事长等职。

项浙学教授

该书由浙江工商大学出版社于2013年4月出版。

我细细品读了这本崭新的大作,感触颇深,认为有以下几个突出的特点:

一.学术研究、科学论证和决策建议紧密结合

在本书的第一编和第二编中的许多论文,既显露了作者在知识劳动、共性技术等理论上的深度思考,又凸显了以上三者紧密相结合的实际成果。如“论知识劳动的价值观”、“知识劳动的价值分析”、“关于知识经济中的知识及其特点的探讨”和“从资源经济到知识经济的过渡形态”等文,着重阐述了知识劳动将成为整个社会最重要的战略资源,揭示了知识劳动与知识经济的逻辑关系,建立起以劳动价值论为基础的、当代知识经济的新范畴;并从知识的使用价值和价值入手,研究了知识的共享性与排他性、知识的非磨损性与磨损性这两对矛盾,揭示了这两对矛盾的运动规律。而在“论共性技术”一文中,从经济学、技术学和哲学的学术视角,分析了共性技术的属性,揭示了共性技术与专有技术的相互转化原理,构建了一个以这个转化原理为基础的经济增长的概念模型。

总之,作者通过以上的学术探讨,形成了自己的若干颇有特色的学术观点,他进而把这些学术思想与我国、我省决策中遇到的一些热点和难点问题结合起来,在实证研究和逻辑分析的基础上,提出了许多有针对性的对策建议。例如,构建一条从制造向创造转变的主导路线,就是在分析知识劳动价值实现机制的基础上,确认知识产权是制造业核心竞争力的主要标志、争夺国际市场的主要武器和突破技术贸易壁垒的主要手段后提出来的。又如培育不同类型的共性技术研发机构,就是在分析了共性技术的层次性和共性技术与专有技术互相转化原理后提出来的。

二.高度重视自然科学和哲学社会科学的交叉融合

本书中有这样一段话:提高决策咨询工作的质量和水平,有赖于自然科学、哲学社会科学以及它们的交叉融合,许多新的思路和重要对策建议往往是在它们的交叉融合中孕育出来的。这是项浙学教授的一个主导思想。特别在我读了“走出一条经济、资源、环境协调发展之路”和“经济资源环境系统的优化与非线性思维”这两篇文章后,更感到作者有一个强烈的意识:开展决策咨询,不仅要依靠自然科学和哲学社会科学等众多学科的知识,尤其要重视学科间的交叉融合。

其中,最让我感到新奇的是书中关于线性与非线性的思辨。这本来是一个数学命题,项浙学教授却另辟蹊径应用它。所谓线性,是指系统中变量之间的正比关系,线性现象表现为时空中的平滑运动,在线性系统中,部分之和等于整体;而非线性是指变量的极小变化都可能引起整个系统性质的改变,在这类系统中,整体不等于部分之和。表面上看来,这个数学命题似乎和经济资源环境系统优化没有什么关联。但是项浙学教授别具匠心地把这个原理应用到经济社会复杂系统的研究中,他发现在经济资源环境这个系统中,各种变量之间的线性关系是少量的,而绝大多数是非线性关系;大范围、长远的非线性和小范围、临时的线性,是经济资源环境系统的重要特征。然而在面对这类复杂系统时,一些规划部门和决策部门,以及不少领导却常常采用线性思维来认识和处理非线性问题,这是许多决策失误的一个重要原因,也是系统在其运行中出现严重偏差而不能得到及时纠正的根源所在。作者先行揭示了这一点,意义深远,难能可贵。尤其可贵的是,本书对决策中的几种线性思维的形态进行了深入的分析,指出线性思维有三个突出表现,一是许多规划采用的是还原模式,二是在调控中采用的是单向调控的方法,三是在解决空间性非线性问题时放纵了时间性线性思维的干扰。这些论述对各类决策都具有十分重要的参考价值。

三.对决策中的失误勇于刨根问底

作者在“保护萤石资源,发展氟化工产业”、“失误项目的决策过程剖析”、“低碳约束与外贸发展战略选择”等文稿中,都引用了大量数据和事实来说明决策失误的严重性和根源。尤其在“失误项目的决策过程剖析”一文中,系统地分析了浙江某公司柑橘综合加工项目决策失误的表现以及产生的原因,指出它是一个违反科学决策基本程序,采取先选择后论证的一个典型,也是一个用行政权力强行推行,在错误决策的道路上越陷越深的典型。在文章中明确指出这个项目的决策受到某些官员的严重干扰,其中还存在着贪污腐败的问题。显而易见,揭露这类项目的决策过程和失误原因,是需要勇气和决心的。记得当时项浙学教授曾对我说过,开展科学决策的研讨十分重要,不管困难多大,一定要打破决策无章无序、个人拍脑袋的屏障,不然可行性研究就会流于形式化,而决策的科学化、民主化也就变成一句空话。项浙学教授和他的团队以无所畏惧的战斗精神,冲破阻力,深刻剖析这个项目以及对其他一些失误项目,做了大量的艰苦工作。他们选择了100个建设项目作为调查和评价的样本,采用系统调查和典型项目分析相结合的方法,着重剖析失误项目的决策程序问题,并查阅了国内外有关重大经济项目决策程序的大量资料,对经济建设项目决策程序优化进行认真细致系统地探究,最后才凝成了《浙江省重大经济建设项目决策程序条例》这项重要研究成果。 

四.对国际上学术权威的研究成果既尊重又不盲目崇拜

我在读了这本书后,有三位国外学者的名字特别引我关注。一位是被誉为“能够准确把握时代发展脉搏”的国际著名未来学家约翰•奈特比特;另一位是最早关注共性技术研究、并提出“以技术为基础的经济增长模型”的美国国家标准与技术研究院高级经济学家G.坦森;还有一位是提出测度技术进步贡献率的方法、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美国经济学家R.索洛。这三人都是国际上著名的学术权威,在自己的研究领域中有独创性的成果。在这本书中,作者一方面重视学习他们的理论和研究成果,但同时又不迷信,对他们的一些有疑问的定论敢于提出自己的观点。

约翰•奈斯比特在《大趋势——改变我们生活的十个方向》著作中,曾经这样写道:“在信息经济社会里,价值的增长不是通过劳动,而是通过知识”,“我们必须创造一种知识价值论来代替劳动价值论”,并且偏执地断言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已经过时。针对这些观点,项浙学教授鲜明地指出:唯物史观和剩余价值学说是马克思主义的基石,而这两者都是建立在劳动价值论的基础上,所以否定劳动价值论也就意味着否定马克思主义的整个学说。作者从分析知识与劳动、知识价值与劳动价值的关系入手,构建起以劳动价值论为基点的知识经济的新范畴,从而与否定劳动价值论的思潮划清了界限。对于后两位学术权威某些有缺陷的论述以及在应用中的不足,作者也都旗帜鲜明地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大胆地进行了修正补充,这令人敬佩。

从一些记载中可以看到,项浙学教授的许多研究成果都引起了决策部门的重视和采纳,有的获得了重奖,有的得到了高层领导的批示,有的编入了党和政府的相关文件。如“论知识劳动的价值观”的论文,获得1988年度全国企业管理优秀论著最高奖,他由此参加了1989年3月在中南海怀仁堂召开的全国优秀企业家、企业管理优秀奖和企业管理优秀论著奖的授奖大会,党和国家领导人为他颁发奖杯并合影留念。这篇论文后又经中国国家博物馆学术研究中心、中国现代史学会等联合审定,认为立题新颖、主题突出、论据充分,被中国国家博物馆永久性珍藏,并被编入《中国共产党党建思想宝库》。又如,在“经济建设项目决策程序的优化”一文中所介绍的《浙江省重大经济建设项目决策程序暂行条例》(方案设计稿),受到中共中央书记处、浙江省人大、中国科协领导的重视,根据中央书记处领导的指示,由中国科协转发全国各省市科协学习参阅。再如,在“浙江绿色GDP的测算和生态补偿机制研究”调研报告上,习近平同志(时任中共浙江省委书记)曾作过批示,并被评为中国科协优秀调研报告最高级奖励—特别奖。据统计,有20多位省领导和中国科协领导曾在他的研究报告上作过批示,此外一些论文还得到知名学者专家的很高评价。例如,1986年5月17日发表在《光明日报》上的“论知识劳动的价值观”一文,被认为最早给知识经济下了明确的定义并指出了知识经济所具有的特征,是一篇最早系统研究知识经济的学术论文。又如“论共性技术”一文被认为对G.坦森的“以技术为基础的经济增长模型”作了修正,从理论上揭示了共性技术的本质和发展规律。还有“测度技术进步贡献率的一种新方法——流量余值法”的研究,专家委员会的鉴定意见是:“本课题研究在方法论上有重大突破,提出流量余值法在我国尚属首创,测度方法具有创新性、科学性和可操作性,在国内同类研究中居领先水平。”更多的,这里不一一列举。

几十年来,作者能完成如此众多高质量高水准的课题研究和决策咨询的任务,除了项浙学教授本人朝乾夕惕,攻苦食淡外,还因为在他身后有一支特别能攻坚的研究团队。他是这支队伍的领军人。改革开放以来,项浙学教授带领这支队伍艰苦奋战,完成了90多个决策咨询项目,成绩斐然。他之所以能够凝聚团队各方面的人才并充分发挥他们的才智,与其个人魅力是分不开的。“才者德之资,德者才之帅”。项浙学教授学科知识渊博,哲学底蕴深厚,思考问题慎密,政治敏感性强,具有战略眼光;他为人谦虚诚恳,善于团结同志,热情扶掖举才;他治学严谨,求真务实、不计名利,唯有贡献。他是浙南游击队的老战士,革命和建设的践行者。在建党九十周年时,他被授予浙江省优秀离退休干部党员称号。现在他虽然年事已高,但仍奋斗不息,带领他的团队至今还在攻坚排难,承担了一个又一个决策咨询项目,突破了一个又一个的课题研究难关,在决策咨询的征途上续写新篇章。

当前中国科协正在根据中央领导的指示加紧国家级科技思想库的建设,我省科协也正在努力开展科技思想库建设的试点工作,《决策咨询研究》的出版发行,无论对于全国还是我省,无疑都能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本文作者系浙江省技术经济和管理现代化研究会常务副理事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