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所在的位置是:首页 > 科普看点
科学+ASTalk:任何蛛丝马迹都逃不过法医的眼睛
信息来源:浙江省科协  发布时间: 2013-01-30
【保护视力色: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编者按】

    你想知道,孕妇穿防辐射服是真有用,还是更加危害健康吗?激光近视手术,真会造成严重后遗症吗?对于这些热点事件,大家都希望能从专家这里,得到科学解答。

    为此,浙江省科协和青年时报联合推出“科学行走计划”系列活动。该活动将带领爱好科学的时报读者,走进科研院所或国家重点实验室,针对时下热点,让公众在一次次行走中,与专家面对面探讨科学话题,了解事件背后的科学奥秘,让大家在获得科学知识的同时,萌生科学兴趣,让科学流行起来。

 

    “一千人眼里有一千个法医形象,有人说我们是穿白大褂的警察,有人说我们是福尔摩斯,当然从我的嘴里讲,有一个词我比较认同,叫做‘幕后的舞者’。我们跳舞都是在幕布后面跳舞,幕布后面跳舞别人看不到。对公安法医来讲,我们的工作大致就是这样的性质。”在12月1日晚上7点开始的省科技馆“科学+ASTalk”科学活动上,一位大名鼎鼎的法医这么说道。他是谁?他叫徐林苗,是浙江省公安厅刑事侦查总队法医室主任。当晚现场200多名科学爱好者听了徐林苗主任关于“谋杀·现场·法医”这个有点重口味的科普讲座。

    微博网友互动推断案情

    在这次活动的官方报名微博帖子中,就提到了一个真实发生的案子“荒野尸案”,这个案情虽然如主办方说的比较“重口味”,但还是吸引了不少博友来参与推断案情。

    “案情很简单,4月11日发现了尸块,11月11日,光棍节的时候又发现了尸块。发现尸块的时间跨度长达半年,荒郊野外,死者的躯干被发现时已高度腐烂,只有女性的第一性征还能看出来;而在11月11日又发现了整个头颅骨,还有头发指甲,尤其是指甲画了梅花图案。这个放在网上是为了引起大家的重视。”徐林苗现场又介绍了下整个案情。

    他说,他很惊讶,他在微博上发现网友高手很多,有的回答非常专业。“有一位网友说,看颅骨牙齿大致上可以知道年龄,大概18到25岁,这个水平跟我的差不多。”徐林苗说,“还有网友说死者去美甲店做过美甲,他判断出死者生前大致从事什么样的职业,有的网友的判断非常接近我们的几个客观事实。甚至博友还提出了可以通过颅骨进行面部还原,寻找死者。”

    法医需要多学科知识

    徐林苗表示,很多网友的回答,可以看出涉及到了很多学科知识。

    “在这个案子当中,从法医的专业角度讲,包括了法医多学科的知识,一是法医现场勘查。在普通人眼里在荒郊野岭发现这些尸块,把尸块拉回去拼接就行了,但是对我们来说就不一样。除了关注这个尸块所在的位置,埋得怎么样,还要关注整个抛尸现场处于什么样的地理环境。我们要判决它的腐烂程度,大致抛尸多长时间,不会因为这是荒郊野外我们就看得不仔细。我们不能有任何疏忽,否则会导致有些破案线索不被及时发现。”

    徐林苗接着说,法医病理学,就是尸体检验包括解剖,得出死因结论,得出损伤在哪里。还有法医物证学,有网友提到,如今的DNA可以像指纹一样认证尸源。此外还有法医毒物分析、法医人类等,如身高、性别、年龄都是法医人类学的范畴。我们还要作毒物分析,比如现场提取腐烂的软组织分析。

    徐林苗提到一个案子,他碰到了一个报警人,说自己被老板打伤,还拍了一些照片作证据。照片上虽然显示他背部、头部都有伤,但是后来经过伤情鉴定发现了问题,原来他的照片曾用美图秀秀、PS图片软件等处理过。“像这种情况,法医会极少碰到,但是却提醒我们要不断积累知识。”徐林苗说。

    “大家说我们是福尔摩斯,我们不是福尔摩斯,福尔摩斯跑到现场查线索,我们是把我们的线索和意见提供给侦查员,让他们负责去查。作为一个法医,天文地理、鸡毛蒜皮的事情都应该知道,比如植物学看起来和法医没有任何关系,但如果尸体被抛在野外,底下有草,那么我们要测量尸体周边草的生长长度,两个一比较起来,就能让我们判断时间,就可以知道尸体抛到这里的时间。”徐林苗说。

    DNA技术让法医“火眼金睛”

    在互动环节,有现场观众向徐林苗提问说,现在有很多技术,包括指纹DNA的技术,还有地图,可以扩大我们的关联范围,对法医鉴定有帮助。现在的科学和医学,会不会也在最开始的鉴定当中给我们造成迷惑,比如说整容、整形,或者说性别的改变。

    徐林苗解释,所有大家能考虑的问题,法医们也考虑到了。有些犯罪嫌疑人可能做过骨髓移植,他血液中的DNA可能检测出来不是他本人的,但我们还是可以通过唾液、毛发再作一次DNA比对。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法医们总是会找到破绽,依靠DNA技术,就能锁定犯罪嫌疑人。

    徐林苗主任介绍,DNA技术,现在完全是民用技术和警用技术的结合,所有的民用技术,警方认为有用的都可以用到警方破案中来,DNA技术也一样。即使这个人远逃天边,但法医还是能通过比对他妻子儿子爸爸妈妈的DNA,确定犯罪嫌疑人。

    想要成为法医需要内心强大

    记者注意到,现场来了很多在校大学生,学生物、学医的都有。一些同学听了徐林苗主任的讲座后,甚至想今后从事法医工作。徐林苗表示,公安法医工作,现场非常辛苦,大家刚才看到的照片是精挑细选出来的,很干净整洁,有些现场情况恶劣到无法想象。

    “比如夏天气温最高的时候,地面温度四千多摄氏度,我们去解剖一个腐烂尸体。因为这个尸体在山上无法搬运下来,我们就在山上解剖,当时实在太热,我们所有人全身就剩下一条短裤,穿一个工作衣,而且现场的臭味难以忍受。如果你内心不够强大,根本无法从事这个工作。我和全省的法医同志们每年都举办培训班、交流会,每次我都反复强调,只有内心对这个职业有认同感,你才会去做好它。”

    徐林苗主任提醒,想要今后走上法医道路的大学生们,公安法医可不像是《鉴证实录》《大宋提刑官》等电视剧里那么轻松潇洒,现场法医,DNA和人类学的法医的工作是非常辛苦的。“我们有位领导用‘白加黑或5+2’来形容DNA工作室的法医,因为他们作检验,一星期5天加2天没有休息天,白天和晚上都上班,工作量非常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