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士之声当前位置:首页 > 院士之声

控制煤炭消费占比成当务之急

信息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 2013-11-25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 文字:


       谢克昌
   ■本报记者 陆琦
 
   “解决当前大气污染问题,保障国家能源的可持续发展,必须严格控制能源消费总量。”近日,第9届“海峡两岸气候变迁与能源永续发展论坛”年会在台湾举行。中国工程院副院长、中国工程院院士谢克昌在题为《中国的大气污染及防治》特邀报告中强调,控制能源消费总量和煤炭消费占比成为大气污染防治的当务之急。
 
   谢克昌说,造成我国大气污染的原因包括很多方面:工业结构重型化,高耗能、重污染产业增长速度过快;化石能源,尤其是煤炭长期在能源结构中占主体地位;机动车数量剧增,燃料油质量低下;大兴土木,基本建设工程量大、速度快;厨房设备技术落后,国人习惯于煎炸爆炒烹饪;现行法律远远滞后于大气污染防治的需要,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体系不健全,排放限值过于宽松;违法排污和超标排污时有发生,违法成本过低,环境监管能力有限。
 
   针对大气污染的严峻现状,我国一直在寻求可能的解决之道。就在最近,国务院发布了《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这将成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全国大气污染防治工作的行动指南。
 
   《行动计划》设定了大气污染防治工作目标,即经过五年努力,使全国空气质量总体改善,重污染天气较大幅度减少;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等区域空气质量明显好转,力争再用五年或更长时间,逐步消除重污染天气,全国空气质量明显改善。
 
   不过,实现这些目标并非易事。
 
   谢克昌认为,当前亟须加强对大气污染综合防治的科学研究和战略咨询,为大气污染防治提供科学咨询和科技支撑。
 
   他介绍说,中国工程院环境、能源、农业学部正在进行“中国大气PM2.5污染防治策略与技术途径”重大咨询项目研究,旨在系统分析中国大气PM2.5浓度与化学组成特征及演变趋势,定量解析其来源与区域输送机制,提出与区域社会经济发展相协调的大气PM2.5分阶段控制目标、减排方案、控制技术途径及对策建议。
 
   “当务之急则是要控制能源消费总量和煤炭消费占比。”谢克昌说。
 
   2012年,中国煤炭消费同比增长2.5%,占能源消费总量的70%左右。“煤炭是大气污染、温室气体排放的主要来源,如果不对煤炭比例加以控制,到2017年,煤炭消费还将增长5亿吨左右,大气污染防控形势将更加严峻。”谢克昌认为,调整能源结构,关键是控制煤炭消费占比,适度控制石油消费增幅,增加非化石能源和天然气的比重。
 
   在谢克昌看来,推进能源清洁开发利用,是大气污染防治的有效措施。具体包括:控制煤炭消费总量,提高发电用煤比例,降低炉窑燃煤比例,淘汰耗煤行业落后产能,发展煤制甲烷;提高燃油品质,淘汰黄标车,控制机动车增长速度,发展公共交通;加大天然气供应,加快开发非常规天然气;增加清洁能源供应等。
 
   “这就需要推动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谢克昌说。
 
   他同时表示,希望能尽快修订《大气污染防治法》,创新环境管理体制,“政府要有足够的政治意愿,依法采取强硬的政策措施,以避免生态灾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