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士之声当前位置:首页 > 院士之声

我们需要思维革命释放智商红利

信息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 2013-11-25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 文字:

 
   钱旭红
 
   ■本报记者 黄辛
 
   “为什么曾领先世界的中国,在童年聪慧之后却开始变得迟钝了呢?”近日,中国工程院院士、华东理工大学校长钱旭红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专访时痛心地说。
 
   “我认为今天更重要的应该是改变思维方式。”钱旭红以化学化工制药发展史为例解释说,炼丹术被西方炼金术所吸纳,促使后者发展成化学。“西文的‘化学’名称和发音极可能来自炼丹原料的古汉语,但即便如此,炼丹术至多只能算是炼金术成长过程中的‘奶妈’,其自身无法成长为化学。”
 
   钱旭红认为,在古代中国,科学一直与权力和急功近利纠缠在一起,是促成该现象的根源所在。“(统治者)为排斥厌恶家长制社会结构的墨家,将其被贬为‘墨守成规’的形式逻辑、系统实验统统抛弃。从独尊一家的思维垄断,发展成漫长的全民思维僵化。”
 
   他告诉记者,不同的抽样调查均显示中华民族有极高的智商,而这样的先天优势并没有使中华文明永久地处于领先地位,智商没有转变成智慧,中国经历了转变命运的“三次失速”。1800年以前,欧洲贵族以拥有中国的丝绸和陶瓷而感到荣耀;而到了二次大战之前,罗斯福却在公开演讲中嘲笑中国一钱不值。
 
   “量子思维就是一次激动人心的思维革命,而美国和日本抓住了这个机会,在发展中拔得头筹。”在钱旭红看来,这种思维方式与“道家”衍化出的中国禅修如出一辙。
 
   钱旭红指出,量子力学“波粒二象性”有三层内涵:“‘光既是波,也是粒子’,这是第一句话;‘光不是波,也不是粒子’,这是第二句话;还有第三句话:光仅仅是光量子。”而道家则讲究“见山是山,见水是水”,“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见山只是山,见水只是水”。
 
   “尽管那个时代的中国没有任何实质的量子力学科学实验基础,但是已经拥有这种思维方式。”钱旭红说。
 
   钱旭红进一步指出,经典世界及其思维强调机械、肯定、精确、定域、因果、被动、计划;而量子境界及其思维带来的是差异、可能、不准、离域、飘忽、互动、变幻。不同的思维方式,将导致完全不同的世界观,进而对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产生影响。
 
   钱旭红特别强调,在现代教育中,要十分重视思维方式训练,一个掌握了多元思维的人会知道,我们目前不能解释的某个东西,未来是可能从其他角度给出解释的。
 
   因此,他明确提出要通过改变思维来改变个人,最后改变中国乃至改变世界的观点。“我们现在的教育,基本上还是经典思维的格式化培养方式。但如果按照量子思维的方法来推行教育,就要在教学中重点强调师生的互动启发和讨论,因为主客间会相互诱导而发生变化,达到教学相长。”
 
   “中国是有着灿烂文明的泱泱大国,然而生活在信息网络化下的我们似乎变得越来越不会思考了,习惯于网络资源下的‘拿来’主义。”钱旭红呼吁要发掘中国的“智商红利”。
 
   “中国人普遍不善思考、不敢思考、不会思考。”钱旭红说,“久而久之,我们固守‘人造’或者‘唯一’的规矩传统,局限、定式、僵化了思维, 扼杀了‘道法自然’的天性与好奇。”
 
   钱旭红认为,在知识爆炸性增加和快速流动的今天,面对未来和未知,需要的是自由思维、独立精神,以超越知识本身的局限。“思维才是力量!”我们需要根据每个人的特点,为其提供多样思维传授和训练的个性化“菜单”。为防止思维僵化,需要针对一个论点或议题,提供至少三种以上主流和非主流观点的教材、教案。
 
   “独立精神就是科学精神和人文精神的结合。”钱旭红指出,科学知识不等于科学精神,人文知识也不等于人文精神。科学精神的第一要义是质疑,人文精神的第一要义是关爱。
 
   他特别强调真正意义上的思维革命。“只有逻辑思维和形象思维有机结合,才能使人思维自由,才能激活我们隐性的文明基因,才能履行好自己的使命,承担起社会发展的重任。”